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-37773621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张云蕾
  • 电话:86-021-37773621
  • 邮件:2881342753@qq.com
  • 手机:15900427838
  • 传真:021-57648206
友情链接
正文
鉴黄师审查视频发现涉事女主竟是死尸一起杀人分尸案浮出水面
发布时间:2022-03-2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沈姐(化名),是一名从业多年的专业鉴黄民警,也就是人们口中的鉴黄师。她每天的工作,就是将网络的信息内容进行情色分级,并及时对违规内容进行操作。

  几年前,沈姐所在的中队接到群众举报,正在调查一个涉黄网站。网站设置得很隐蔽,一开始注册的时候,各类手续很齐全,在视频界面上,还会专门标注内容合法合规,但真正的猫腻还在后面,一旦用户升级为特殊VIP之后,平台就会为你推送大量淫秽视频。

  在大量浏览排查各类视频以后,沈姐发现了其中一个视频有蹊跷,出于慎重起见,沈姐赶忙把自己的猜测汇报给中队长。

  听到这话,中队长赶忙观看了视频,发现视频中的女孩确实毫无反应。“是不是女孩被别人下了迷药。”队长试着猜测问。

  视频时长为7分钟左右,可以明显地看出视频画面抖动得很厉害,男主应该是用手机拍摄的,通过视频里的背景,可以发现很多宾馆里见不到的家具,尤其是墙上还贴有一幅海贼王海报,因此,可以推断出拍摄环境应该不是在酒店,而是家庭住宅的卧室。视频全程都是用的后置摄像头拍摄,男主的脸全程没有出现。但可以清晰地看到,该男士应该是个体型肥胖者,因为视频中,可以明显地看出啤酒肚出现。

  因为男主动作幅度过大,手机产生了较大的位移,其中有两个镜头拍到了女主的面孔,虽然两个镜头加起来只有一秒多钟,但这仅仅的一秒多钟,却让沈姐坐立不安。她甚至觉察出一丝不祥之感来。

  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,沈姐说在这个长达7分钟的视频里,可以看出男主很兴奋,动作幅度也很大,但女主一丁点反应都没有,这就可以排除了不是在醉酒状态,即使女主真的被人下了迷药,出于身体的本能呼吸,人体也会张开嘴巴,进行呼吸。但仔细观察视频中的涉事女主,嘴角紧闭,迷晕的说法也站不住脚。

  “我审看过很多女生被人下迷药的视频,受害女性是什么反应,我再清楚不过了,无论是直觉还是实际观察,我都觉得这个女的没有气息了,不像是个活人。”沈姐带有肯定的语气对中队长如此说道。

  虽然只有短短一秒多钟的露脸画面,出于慎重起见,沈姐来回观看了不下数十次,越看越觉得心慌,越觉得其中一定有蹊跷。

  “那个姑娘全身僵硬,一丁点反应都没有。我还特地对视频进行了降噪处理,七分钟的视频里,我只听到了男性的畅快呻吟声,女主真的是一丁点反应都没有,甚至连呼吸的气息声都没有。这不像是一个活人,应该有的状态。”

  几天过去了,视频里涉事女孩的画面,一直浮现在沈姐的脑海里,让她整日忧心忡忡,心里沉重得很。

  中队长和沈姐共事多年,知道她的为人和办事能力。出于对案件的慎重起见,也是真的想帮助沈姐早日走出阴霾,他特地挑选了几名警队的骨干,再次对视频进行了审看。

  通过技术人员对视频进行降噪处理,可以清晰地听出涉事男主的喘气呻吟声。涉事女性竟一丁点反应都没有,但该男主却依旧表现得尤为亢奋,时不时地还爆两句粗口。

  这次观看视频的成员里,新加入了刑侦人员。多少年来,他们见到了不少尸体。视频中女主的身体反应确实不正常,尤其是女孩的四肢尤为僵硬,即使在猛烈地撞击下,关节依旧没有活动。

  在场的还有其他鉴黄师,他们也同样得出了涉事女主,确实和其他被迷晕的女主不一样,但只是通过一个仅仅时常七分钟的视频,就做出涉事女主已经死亡的结论,还是有点草率。

  有人提出疑问,虽然视频经过降噪处理,只听到了涉事男主的声音,但不排除女主声音很小,再加上手机录制的效果差,存在没有将对方的声音录入的可能性。

  因为涉事女主露脸的时间太短,很多时候还没仔细观察清楚,就一闪而过了。后来大家把该部分画面做截图保存,再利用修复技术,对截屏画面进行了修整,使得涉事女主的面貌,更加清楚地展现了出来。

  事后,可以看出涉事女主留着中长发,五官很清秀,截图里,女主的眼睛和嘴巴,都是紧紧闭合的。

  就在大家思前想后,争议不断的时候。有人提议,还是将这张照片交给法医,让他们来判断吧。

  当刑侦队成员把照片交给法医,并说明原因后。法医还笑着说:“我工作怎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遇到通过照片判断一个人是死是活呢!”

  当晚,刑侦队接到了法医的电话,通过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,可以很明显地听出对方的慌张:“视频里的那个姑娘,大概率已经死了。”

  接到法医的电话以后,支队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连忙召集大家回到警局,紧急地开了一个会。

  中队长向警员们转述了法医的原话:根据视频和照片来看,身体的僵硬程度,可以判断出对方的死亡时间应该在12小时以上,24小时以内。视频内女者身体上没有发现伤痕,也没有在脖颈处发现勒痕,但涉事女主口鼻处的肤色,轻微有别于脸孔的肤色。

  通常而言,杀人者往往会通过较为柔软的物体,堵住受害者的口鼻,从而造成对方在短时间内窒息而死。因为施暴者在捂住对方口鼻时,对方处于本能反应会激烈反抗,这个时候对方需要很大的力度按住对方的口鼻,这个时候受害者的脸颊两边,往往会留下很明显的月牙型痕迹或者擦伤,也就是对方指甲的痕迹,但通过截图修复的图片,警方并没有发现上述特征,所以一开始警察也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。

  经过这些线索,警队在这次会议上做出了以下几点部署:第一,对于视频中的涉事女主,虽然经过推测已经死亡,但这些只是我们的推测,并不能作为最终结论,因此,这个消息需要保密,暂时还不能对外公布;第二,支队必须全面接管涉黄网站的侦查,将搭建网站者和上传视频的嫌疑人员抓获;第三,查出涉事女主的身份信息以及家属情况,借此侦察涉事女主是否真的已经被故意杀害,倘若真的如大家猜测的一样,要尽快将涉案人员抓获,也就是该视频男主的身份。

  因为已经涉及到命案,有了技术部门的入驻,第二天网站的加密手段,就被成功破解。

  后来,据刑侦的技术人员说,该网站因为刚刚成立不久,评论功能还在调试阶段,暂时没有对外开放,警方料定平台后期肯定会开通此功能,到时犯罪嫌疑人一定会再次登录后台。于是,技术人员在成功破除网站的加密程序以后,故意给软件后台植入了定位功能。然后,就守株待兔,等待嫌疑人自己上钩了。

  果不其然,就在当天下午,犯罪嫌疑人果然上钩了。嫌疑人在登录后台后,第一时间也察觉出了问题,很快就选择了下线。虽然对方很狡猾,使用的是虚拟的网络IP地址上的网,但技术人员设定烦人程序很给力,电脑系统很快就给警方推送来,一个非常详细的地址。

  当天晚上,两个城市的警方联合行动,很快就在一栋居民楼里,将犯罪嫌疑人抓获了,并将他带回了刑警队,接受调查。

  当警务人员看到眼前这个男子的形象后,顿时就蒙了。很明显,眼前这个男人只有170的身高,且身材很消瘦,和视频中那个大腹便便的油腻男子,明显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在对犯罪嫌疑人吴某进行审问的时候,得知对方仅仅是初中学历,自己如今这些计算机知识。都是当年在网吧里,自己摸索的。

  吴某揭露自己年轻时就鬼迷心窍,一心想做一个视频网站,通过传播淫秽视频来牟取暴利。网站的搭建,视频的上传,收取赃款,都是他一人独自完成的。

  当办案人员将涉事女主的视频截图照片,拿给吴某看时,对方明确指出自己并不认识她。

  “视频都是你自己上传的,这张照片,就是上传视频里的女生,你还说自己不认识?”办案人员带着严厉的语气斥问着。

  这时吴某还是直摇头,一脸无奈地说:“这些视频都是通过不同的途径搞到的,并不是我本人亲自拍摄的,我也不认识这些人。”

  吴某又继续解释道:“网站上的四百多部视频,大部分都是以低价格从别人手上买来的,也有从其他非法网站下载下来的。”

  为了增加自己说话的说服力,吴某还交出了一些自己下载视频的网址。这些网址,有的已经被警方给端了,还有的在继续运营。办案人员一边在一些还没有被查处的网站上寻找线索,一边联系各地警方,帮忙寻找该视频的最初源头。

  视频的卖家们,吴某已经删除了他们的联系方式,通过寻找视频卖家这条线索,又暂时中断了。

  涉事女主虽然有视频截图,且已经经过技术修复,但眉毛和眼睛等关键部位还很模糊,很难通过人脸识别技术,在海量的视频库里,寻找到源头。另一方面,侦察队还把关注点放在了近来失踪的人口上,但一直以来,都没有涉事女主的信息出现。

  由于该案件比较特殊,警方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女主是否真的已经死亡,到底该不该立案,如果要立案的话,就要以故意杀人案去立。此事,影响深远,据说省公安厅都关注到了这个案子。省厅给出了和队里一样的建议,先查出涉事女主是谁,再考虑后面的事情。

  一时间大家都犯了难,谁都知道当下最重要的是查到涉事女主是谁?但茫茫人海,一点线索都没有,到底往哪里去查?不可能把人家女主的照片放到网络上吧?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到时人家家属能愿意?

  一连几天毫无进展,这时警队里也传出来了抱怨声:“仅凭一个在床上的七分钟视频,什么其他线索也没有,怎么查下去?”

  警员的一声抱怨,反而提醒了支队长,“对呀,既然直接找人不好找,那为何不从视频的拍摄地下手!”

  这时候几个警员又坐在了电脑前,戴上了耳机,仔细观看视频,并听里面的声音。

  可以说,到目前为止,这个视频警员们已经看了不下百遍,放慢看,加速看,各种方法能试的都试了。这一次,支队长选择照正常速度观看视频,他的所有关注点都在视频的声音上。突然,一阵熟悉的声音,传入支队长的耳朵里,这音调又熟悉又奇怪,一时间让他捉摸不透。

  原视频的声音很嘈杂,支队长看了一遍后,心情很烦躁,直接把耳机一摔,快把我耳朵震聋了。可以比较清晰地听出,视频里有人群的笑声和吆喝声、商铺进行宣传时的音响声,还有汽车的鸣笛声。

  但这一次看视频,大家得出了一个结论,最起码视频的拍摄地点,应该是在一个很繁华的地方,最起码也是一条热闹的街道。

  “理虽然是这个理,但全国怎么多个省,怎么多个市,别说在一些大城市了,就是在一些比较发达的小镇上,都可以有这些声音。范围实在是太大了,不好查呀。”这时,一个警员提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  支队长灵感突现,不对,你们听到视频里“当当当”的声音了吗?大家都在这焦头烂额地想问题,支队长还有这闲心开玩笑?大家就嘲弄他:“什么‘当当当’,你是不是一会就要唱only you了?”

  支队长看大家一副不信的样子,就把众人支开了,自己又看了一遍视频。这一次,支队长可以百分百确定,在视频播放到第六分钟的时候,视频的声音里传出了有规律的‘当当当’的声音。

  最后他找来队里技术科的人员,让他把视频里的各种声音单独分离出来,尤其是第六分钟里出现的“当当当”的声音,要单独提取出来。

  因为案情很紧急,技术科的人员当晚加班,很快就将声音都单独分离出来了。当技术人员打电话给支队长的时候,他赶忙走到电脑前,带上了耳机,一遍遍听那些被单独分离出来的声音。

  一开始,听到的是人们的吆喝声和汽车的鸣笛声,这没什么特别的。紧接着,支队长听清了商铺音响里的广告词,那是OPPO当年请某明星代言的手机。支队长特地上网查了,这个广告,是今年年初才发布的。

  这是个非常重要的信息,当时沈姐发现这个视频的时候,只能看到视频上传的时间,但根本无法确认视频到底是什么时候拍摄的。就怕是很久以前拍的,辗转很多年,才通过非法网站上传的,这样的话,无疑会大大增加破案的难度。

  接下来,是市井的嘈噪声。支队长来来回回听了好几遍,他是想通过视频里的声音,能否捕捉到一些地方方言,从而锁定目标地。然而,因为声音实在太多,想听清某段讲话,实在是太难了。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一句带有很明显的西南地区的方言脏话。

  提起大西南这个地方,支队长太熟悉了,他当年就是就读于西南政法大学,对那里的一草一木,有着极为深厚的情感。

  联想到大西南,支队长突然想起视频里“当当当”的声音了,难怪觉得这声音如此熟悉。

  当年在西南政法大学上学时,每个周末他都会和朋友去繁华的解放碑游玩。这里的“当当当”声,像极了当年解放碑钟楼整点报时的钟声!

  这一重大线索的突破,让支队长兴奋不已。他赶忙给支队成员打电话,让他们立刻回队。紧接着刑警支队的警察给渝中区分局的公安局打去电话,和他们详细说明了情况,两地警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,侦查此案。

  当晚,支队主干成员就乘坐飞机出发了,到达重庆时,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。顾不上休息,警队人员赶忙到了警察局开了个碰头会,并把受害者的图片,给了渝中区分局的警察们,在把人脸照片输入警局的人口失踪信息库里,却没有发现该姑娘的信息。

  就在案件得到重大突破的时候,可不知道为什么,支队长却觉得这件事可能还会发生更大的变故。

  这里因为靠近城市中心,很是繁华热闹,周围有很多高楼聚集在这里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们只得伪装成居委会成员,以检查身份、登记民房老化程度为由,逐门逐户地进入各家调查,为的就是能在调查中,找到视频内相似的环境。

  由于涉案视频中,可以很明显地听到手机广告的声音,办案人员着重审查了附近有手机店的居民楼。

  30多名警察,从白天开始,一刻也没有停息。终于,在傍晚时分,有警员发来消息,发现了疑似视频内的作案地点。

  很快,支队长就带着几个民警敲开了那家有重点嫌疑的房门,开门的是一个上初中的女学生,她也才刚到家。

  支队长借看房子的老化程度为由,进了客厅,然后看了一眼卧室,发现里面的场景摆设、地板和视频里如出一辙,甚至是墙上粘贴的海贼王海报,都和视频里的一模一样。

  就在这时,女孩的爸爸也正好下班回来了。一看形态,是个满脸胡茬的大胖子,和视频里那个大腹便便的涉事男主一样。民警看到这里,心里已经明白了。几个民警互看一眼,立马冲上去将对方制服。女孩看到眼前的场景,被吓得尖叫起来。

  就在大家以为大功告成,只待犯人自己承认,此案就可以告破了。此刻,大家已经准备好摆庆功宴了。

  然而,回到警局以后,嫌疑犯一张口说话,警察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。原来,这个胖子和小女孩只是这几天刚搬过来的新租户,而且他说话的口音和视频里粗糙的声音,一点也不一样。

  只能说,他巧合的也是个胖子。完了,抓错人了!办案人员,一下子陷入了困惑之中。

  虽然错了,但案件还要查下去呀。紧接着,办案人员找到房屋的主人,询问了具体情况。后来得知,该房主名下有多套房子,平时自己也不在意,只是把房子委托给了中介公司。最后,警方找到了该房屋中介公司,费了很大周章,才弄清了涉事男主、女主的真实身份。

  涉事男性周某,30岁,身材魁梧、肥胖;涉事女主,为王某,今年26岁,身材纤细苗条,颜值也很出众。两人都是外地人士,年初的时候租了该房屋。据带他们看房的中介回忆:两个人应该是情侣,行为举止都比较亲密。一个多月以前,两个人办理了退房。退租手续都是通过电话办理的,并没有见到他们本人。中介上门看房时,早已经人去楼空,行李也都搬走了。

  因为没有实质的证据判断王某已经被害,毕竟,靠直觉和推理,在法律上是不能被直接认可的,眼下在没有见到尸体之前,必须确认王某是否已还在人世。现在还不是拨打周某电话的时候,以免打草惊蛇。

  一些老道的办案人员内心却认为:电话只是没人接听,并不是提示的关机。如果人已经死了,谁还会给手机一直充电呢?

  为了再次确认,警方联系到了王某的父母,以普查人口的理由,询问了一些有关王某的消息,在问了很多问题以后,警察提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:王某近期会回家吗?

  挂断电话以后,大家吁叹了一口气,哎,忙活了半天,原来是个大乌龙。我看啊,回头要告诉王某,她的男友是个大渣男,竟然把两人的隐秘视频,给传播了出去。

  当天晚上,支队成员准备回去的时候。支队长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在临登机的时候,他借故办点事,没有走,出了机场,就直奔了渝中分局。

  支队长在第二天得到了几大页王某近一年的消费记录。观察发现,王某的信用卡和银行卡一年来一直没有停止使用过。最近一笔消费,还是在昨天晚上产生的。

  看到这里,支队长也笑了,觉得是自己多虑了,看来确实是个大乌龙事件。然而,在看到软件支付记录以后,他再也笑不出来了。因为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,王某之前一直有软件支付的习惯,但是自从今年2月份以后,软件支付记录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

  上面看到支队长如此坚定,知道他一定是掌握了某种直接证据,于是就同意了这次行动。

  在行动之前,支队长尝试性地给周某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通了,但始终没人接听。警察再拨打过去,那边竟然直接关机了。警察觉察到,对方可能已经有所察觉了。

  最后在技术部门的帮助下,根据周某关机前手机连接信号基站和GPS定位,最终锁定了周某的位置,那是一家当地的咖啡馆,然而当警察第一时间赶到时,嫌疑人周某已经逃离了。

  最后警察找到店长,抽调了当天的监控视频,根据时间点,警察在监控中发现周某当时正坐在咖啡店里,手机响后,他迟疑的盯了手机屏幕很久,最终也没有接,最后他惊恐地关闭了手机,连购买的咖啡没有拿,就跑掉了。

  虽然在找周某的过程中,充满艰辛,但好在掌握了嫌疑人的样貌等特征以后,很快就抓到了周某。

  周某和王某确实是情侣关系,两人一同从乡下到城里务工。因为没有什么知识,王某在城里一时间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凭借着出众的姿色,就在夜店做起了小姐。据周某回忆:王某在夜店工作的时间内,每次他都会去接对方下班,但自己有好几次自己都看到王某和几个男人行为举止,极度暧昧。两人为此发生了多次激烈的争吵,一直到1月底的一个深夜,王某干脆直接彻夜不归。

  周某认为王某肯定是在和别的男人,在外过夜厮混,于是心生怨恨,第二天,直接用被褥将对方捂死了。

  变态的占有欲,让周某心有不甘,在王某被其杀害后,他竟又与尸体发生了关系,并录制下了视频。原本这个视频是留自己欣赏的,但直到一个月前,周某因为工作不积极,被工厂辞退,失去收入的周某,开始在网络上贩卖这段视频,进行牟利。其中一个买主,就是前面被抓的搭建非法网站的吴某。

  之后,为了使王某被害的信息不被人所知,他又做了缜密的计划。比如,隔三差五就是用王某的信用卡和储蓄卡,进行消费。原本,他想用对方的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的,只是不知道对方的支付密码,也无法使用刷脸支付,最后只得作罢。为了营造王某尚在人世的假象,他在手机下载了许多变声软件,找到与王某音色最为相似的变声包,主动与王某父母进行联系,从而让他们打消顾虑。以达到长期隐瞒的目的。

  很多时候我们要真心感谢那些奋斗在特殊岗位的警务人员们,没有他们的坚守,很难想象,我们会有多危险。她们是为了守护人民的生命安全、弘扬正义,牺牲了自我的身心与健康,当然,我们也要理解他们的家属,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,警务人员很难全身心地投入到一线工作。

  事情的最后,办案人员回忆起那天离开审讯室时,告诉周某:其实自己的女友之所以彻夜未归,其实是在挣为他买周年纪念礼物的钱,那天,她和客户一口气闷了两瓶白酒,当场醉倒,被女同事带回了家。